写《失乐园》的渡边淳一走了—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1996年,渡边发表的小说《失乐园》,描写了一段婚外恋情,并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失乐园”一词成为当时的流行语,这也是中国读者所接触到的渡边淳一的作品。实际上,渡边淳一堪称高产作,一生出版了逾百部作品。渡边的作品大多与情爱有关,涉及婚外情、婚外性等诸多“禁忌”话题,被誉为“日本情爱小说第一人”。去年下半年,他还推出了长篇小说新作《再爱一次》,作品因触及性无能这一敏感话题而备受关注。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于4月30日晚11点42分在东京病逝,享年80岁。一位出版社的人员表示,渡边淳一因患列腺癌,在东京家中疗养无效后逝世。

  1996年,渡边发表的小说《失乐园》,描写了一段婚外恋情,并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失乐园”一词成为当时的流行语,这也是中国读者所接触到的渡边淳一的主要作品。实际上,渡边淳一堪称高产作家,一生出版了逾百部作品。渡边的作品大多与情爱有关,涉及婚外情、婚外性等诸多“禁忌”话题,被誉为“日本情爱小说第一人”。去年下半年,他还推出了长篇小说新作《再爱一次》,作品因触及性无能这一敏感话题而备受关注。

  绝大多读者认识渡边淳一始于《失乐园》。这部1995年起于《日本经济新闻》连载一年的小说,因深入描写婚外恋在日本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不仅长期雄踞畅销书的榜首,书名还获得了日本1997年流行语大奖。而同名电影和电视剧的生产,在日本掀起了“失乐园”热,也得中国读者描绘出更清晰的渡边淳一——一位情爱作家、一位婚外恋问题专家。

  1998年,《失乐园》引进中国,只是考虑到社会的宽容度和读者的接受度,删节了原作中近3万字的容。时隔12年之后,2010年,全译本的《失乐园》出版,而77岁的渡边淳一也来到中国。

  出中国读者面前的渡边淳一满头银丝,脸上有一丝不苟的眼镜和一丝不苟的表情,又一丝不苟地和读者聊着两性话题。据当时采访渡边的记者回忆,虽然“性爱”、“不伦”等词汇充斥着过程,气场又是令人惊诧的严谨,好像“性爱”一件粉红色的私物,而更像是在学解剖刀下的白色实验品。

  渡边淳一了《失乐园》在日本出版时的情况:“《日本经济新闻》是日本的精英人士喜欢读的报纸,每天一早,报纸送到家里,都是边吃早饭边读报,然后妻子也会接着看。因为连西安中际脑科医院 听任医生说载很受欢迎,反应强烈,讲谈社就来和我约稿,出版了《失乐园》上、下册,一下子就卖出了将近300万册。”十多年前,日本的经济依然处在旺盛期,日本人享受着丰富的物质。时的渡边总感觉在安定、的背后,缺少一种能让人如醉如痴、全身心投入的爱,他总是感觉“人生没有真正地燃烧起来,内心存在着失落感”。于是,爱到炙热、以在最的瞬间死去的,混合着性爱和不伦,在《失乐园》中被写了出来。但渡边强调:“我并没有给出‘爱到极致一定要死’的指令,让爱持续下去,希望读者找到的答案。”

  足量且写实的性爱描写是打开渡边作品的钥匙,在渡边笔下,性爱,尤其是人到中年之爱,是人性本质的内核。渡边说:“我不是为了诱惑读者才描写性爱的场面,而是为了让读者感受到性爱恐怖、可怕的层面,因为它甚至能让人产生死的愿望。《失乐园》中的性爱含了两个层面:是欢愉感,是罪恶感。这两种感受都是非常极致的,而且都埋藏在人体的深层。”

  渡边淳一把自己笔下的婚外恋做“纯爱”。他曾说过:“我写的‘不伦’之恋,都是纯爱。在日本,结婚往往不是因为纯爱,而婚外的这些不伦的情感倒是出于纯爱。日本人结婚,要房子、要家庭、要门当户对,要有很多附加条件。但是婚外恋,就是结婚之后遇到喜欢的异性,完全是因为性和爱的吸引。我把这种做纯爱。”

  渡边淳一4月30日去世的消息也引起中国出版界的关注,磨铁文治图书公司关负责人昨天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出版了包括《再爱一次》等在内的十六种渡边作品,《一片雪》、《浮休》、《白色猎人》等作品也即将推出,渡边迷大可期待。

  能把情爱一事用如直白而又唯美的方式写出来,这和渡边淳一的阅读和从医经历不无关系。

  在初中和高中六年里,渡边淳一读了不少日本小说,从川端康成、太宰治、三岛由纪夫,直到所谓的“战后第三波新人”的作品,都在他涉猎之列。当他成为北海道大学理学院的新生时,十分羡慕文学院的“文学青年”。在大一、大二两年中,渡边淳一读了海明威、哈地歌耶、加缪等人的作品,其中加缪简洁的文笔,令他大为倾倒,《异乡人》是他唯一连读三次的小说。在北海道大学读完两年所谓的“教养课程”后,渡边淳一进入札幌医大学。这段时间,他接触到法国作家萨特的作品,耳目一新。萨特、加缪、川端康成三人是渡边淳一最欣赏的作家。

  毕业后渡边哈尔滨治癫痫医院排名淳一当了10年的外科医生。“在当医生的时候,我看过有一个临死的病人,他对死亡非常恐惧,不停地颤抖,但是他的爱人在他的身边,抓住他的手的时候,他就能够镇定下来,似乎也忘记了死的恐惧的感觉。我看到了这么多的死亡的恐怖,就更愿意写关于爱情的东西,我不能确认爱是不是能战胜死亡,但是我非常愿意写这个主题。”

  渡边淳一认为,医学是一种从肉体上对人进行探求的科学,它更多的是从理论上去探求人到底是样的结构。“但是,有一些理论上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能把它转到情感或者精神上,那可能就是文学或者小说,用小说去描写或者解决这些问题,我想这两者既不一样,又有共通的。”

  渡边淳一是个勤奋的作家,除了中国人熟悉的《失乐园》,他出版了逾百部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散文、随笔等,他的着眼点总是日本当代中年人的情感纠葛和两性关系中的危机。对于“婚外恋作家”这个名称他并不认同。他说,他写的不仅仅是婚外恋,更是,他在写爱的转变。“同的时间段里,爱也断地变化,没有永久的爱。我写的是人的本性以及真实的感情变化。”

  渡边淳一的作品里有没有他自己的影子?答案是肯定的。上高二时一段刻骨的成为渡边淳一迈向文学创作的一个契机,他回忆道:“加清纯子的眼睛很美。我生日时收到一封情书,此后不可自拔地陷入了对她的爱恋。然而,高三那年早春,纯子在北海道的阿寒投水自杀了。前一晚,她在我家窗台上留下一束火红的康乃馨,仿佛向我告别。我当时觉得她对我的感觉非常特别,但后来才知道,与我交往的同时她还有5个男友。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最爱谁?直到成为作家我才明白,她不爱我们,她最爱自己。她喜爱表演,甚至主动去堕落,冲破一些道德观念,仿佛在和我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艺术。”渡边后来将这段青涩往事写进了小说《魂断阿寒》。

  而去年年底在日本出版的最新小说《再爱一次》也可以说是渡边淳一带有自身体验的“私小说”。《再爱一次》的主人公是位73岁的整形外科医生,他在爱妻亡故之后,一心想要步入自己的第二人生。他与两名保持着亲密的关系,突然有一天,他自己完全无法勃起,顿时跌落到绝望的谷底……渡边淳一与主人公属于同一年龄层,而且渡边毕业于札幌医科大学,随后任母校整形外科讲师。更有甚者,他此前在朝日电视台接受采访时,坦承自己也曾陷入性无能的困境。渡边淳一表示,自己被查出前列腺癌和管狭窄症,性郑州癫痫病医院排名无能的状态令他内心受到巨大的。“我不得不考虑作为男人的,尽管如此,对又没有失去兴趣。出于作家的本能,我一定要把这种失落和重生的感觉写下来。”

  我认为,一个生命的伟大并不能够以年岁的多少来衡量,而是要看其拥少值得回忆的闪光点。

  我对人总是充满了好奇,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她)究竟什么样的想法。而从恋爱中最能了解一个人的感受和情绪,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了解人的最好的一种学习方式。

  恋爱究竟是怎么回事、男人和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对这些问题,无论看多少书、听多少故事都不能深刻地了解。如果不亲身体验,那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爱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无论到什么年龄段都可以恋爱,恋爱是一生当中发出的闪光点,年轻人当然可以谈恋爱,但是中年人、老年人无论到哪个年龄段也都可以恋爱,而且这种恋爱同时也是非常美丽的。

  这个世界不过是一场生存游戏,所以要有顽强的意志。而要保持甚或加强自己的生存能力,钝感力又是必不可少的。与其有锐利的敏感度,不如对于大多数事物不要气馁,这股迟钝的顽强意志,就是得以生存在现代的力量,也是一种智慧。

  渡边淳一小说《失乐园》的中文译者竺家荣,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渡边淳一是个非常真实的人,他对人生、人性的探索坚持不懈,让人敬佩。渡边的文笔也非常美,刻画人物很细腻,情节也很吸引人。“总的来讲,他的作品很值得看。《失乐园》是他创作的巅峰,说他是‘情爱小说第一人’,一点都不夸张。”

  竺家荣告诉记者,《失乐园》中文全译本意境朦胧优美,渡边原著便是这种格,译者并未特意加以修饰。

  竺家荣认为,渡边的作品所描写的不仅仅是婚外恋的问题,他关心的是爱的转变,他要写的是人的本性,以及真实的感情的变化。渡边想要表现的,并非是漠视社会道德,而是要展现不愿受到其压抑的一部分人的做法。“暧昧在渡边的文学中或许可以说是以矛盾的心态表现出来的。在欲望与责任,幸福感与罪恶感之间挣扎,而且多年来一直在探索爱的困惑,最终也未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恐怕也很难给出终极答案吧。”

  “从他的作品和自传等等来看,渡边是一个对爱非常关注,非常投入,也非常纯真可爱的人。”竺家荣说,用俗话说,渡边有些老顽童的感觉。“他一儿童癫痫发作的急救生致力于对爱与性的探索,不惧怕毁誉褒贬,直到近80高龄,还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创作不辍。我很钦佩他。”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小说在中国一直畅销不衰,然而,曾在日本工作生活多年的中国作家陈希我对渡边淳一的评价却并不高,昨日他在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渡边淳一是作家的代表,他的书只是卖得好而已,但其作品中呈现的文学性并不高,就这一点而言,他在境界上与村上春树相去甚远。

  陈希我表示,他看渡边淳一的作品并不多,那部最有名的《失乐园》,虽然有一些片段写得很极致,但这是日本作家的普遍优点,渡边淳一并未就此超越同的其他作家。在陈希我看来,渡边淳一作为日本情爱小说的代表人物,是一个非常通俗的作家,他对性及婚恋话题描写甚多,这些也迎合了全世界普通大众的审美,因为通俗的东西本身就是容易流行的东西,本身就容易得到的认可。“我其实不太看这类作家的书,写情色是我的专长,我没有人会比我写得更好,其他作家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借鉴性。渡边淳一虽然在中国普通读者中很受欢迎,但中国文学界普遍不认可他,也不热衷阅读他,他的书仅仅是因为情色、欲望而卖得好而已,与川端康成、村上春树相比,渡边淳一境界并不高。”

  渡边淳一曾说:“之爱是跨越国界和时间的永恒话题。”而在陈希我看来,俗是的本性,喜欢去饭堂的人永远比喜欢去教堂的人多,“我在日本的电车上看到,90%读的书都是通俗类的,漫画呀,如何做菜呀,如何与上司处理关系呀,呀,等等,渡边淳一正因为通俗而广受欢迎。”

  说到渡边淳一小说多有描写“性爱”的文化渊源,陈希我指出,日本文化对性本身比较放得开,“‘好色’这个词在日本人的审美中并非贬义词,它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种,情色在日本的绘画、文学等诸多领域一直都是有传统的。”陈希我指出,日本不少作家的作品中都有色情、欲望的描写,都有“私小说”的痕迹,并不奇怪。

  出生于日本北海道。1958年自札幌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在母校授课行医之余开始文学创作。初期作品以医情题材为主,逐渐扩展到历史、传记小说。其深入和女性本质的情爱小说,尤为受读者喜爱,仅《失乐园》一部作品在日本即畅销逾600万册,《无影灯》销量亦突破500万册。1970年,以《光与影》获第63届直木文学奖,2011年,以《红莲》获第72届文艺春秋读者奖。